小姐姐直播

韩温柔不解的看着张玄和齐兵两人,听他俩的意思,没有一人认为陈光他们会成功,甚至已经预料到了陈光他们节节败退的模样。

“齐队,你的意思是,陈光他们一定会失败?”韩温柔开口道。

“不是我的意思,而是我和忆清小兄弟的意思,我俩都认为,陈光他们会失败。”齐兵特意伸手指了指张玄。

“为什么?”韩温柔不解,她虽然是副队的身份,但也就是比陈光他们多执行几次任务,可在这方面的经验,比陈光他们多不了多少。

齐兵冲张玄努了努嘴,“你问忆清小兄弟吧,他年龄和你们差不了多少,但在经验上,要比你们老道多了,刚刚一路走来,陈光他们五个人,包括你,都没有刻意去压低脚步声,只有忆清小兄弟主动压下脚步,光在这方面,就已经拉开你们太多了。”

张玄笑了笑,冲韩温柔开口道:“丛林世界,一直都是属于雇佣兵的,不要看这些雇佣兵在个人素质上远远不如你们,但在丛林生存经验上,他们要超出你们一大截,简单来说,你考虑到的问题,这些雇佣兵早就考虑到了,你没考虑到的问题,他们也早就考虑到了,来的路上,有些地方明显堆积的树叶要厚,你踩上去的时候,会发出明显的响声,这就是在给对方提醒。”

对于张玄的说教,韩温柔没有那种不屑的态度,反而是很认真的听着,因为她明白,张玄的经验,不要说是自己了,就是利刃的大队长,那也赶不上。

只是有个地方,韩温柔感到困惑,她问道:“那些雇佣兵都在城内,他们真能听到我们踩到树叶的声音?”

“不是他们听到。”张玄摇了摇头,解释道,“有一种鸟类,叫美椋鸟,只生活在非洲,这种鸟喜欢呆在开阔的林地,一般都会在地面跳跃移动或行走,吃水果和浆果等植物性食物,哪怕远处有人经过,也不会影响到它们,除非来人动静特别大,踩到厚积的落叶上时,就会惊动这种鸟类,美椋鸟一般集三十只左右的小群体活动,一旦飞行起来,想当嘈杂,对于生活在这的雇佣兵来说,就是天然的雷达。”

听着张玄的话,齐兵相当认同的点头,“在丛林中,有太多你们所不知道的事了,这些经验,都是用命拼出来的,陈光他们几人,早早就被别人发现了。”

韩温柔哑然不语,看着陈光他们五人的背影,有些担忧。

张玄靠在树后,嘴里轻轻念道:“最后三秒,两秒,一秒,卧倒!”

秋意正浓清纯美女公路写真

在张玄喊出卧倒两字的时候,韩温柔和齐兵,几乎下意识就做出这样的动作。

两人刚刚卧倒在地,就听不远处传来一阵轰鸣,大地都在微微颤抖,火光冲天,气浪席卷而来。

这是炮弹落到地上所发出的声音。

“暴露了,走!”三人同时听到陈光焦急的声音。

“哎。”张玄叹了口气,“这不是故意提醒对方往哪射击呢么。”

仿佛在印证张玄的话一样,黑夜中,无数火舌从黄金城内喷射而出,直奔陈光五人而去,黄金城内的人根本就不需要做什么瞄准,只用根据林中传来的声音,进行扫射就可以了。

好在密林很深,有参天的树木作为掩体,不然陈光五人,绝对跑不掉。

饶是这样,当五人彻底逃开对方的射击范围时,都是满身的狼狈。

五人喘着粗气,跑了回来,每人脸上,都有一副劫后余生的庆幸,韩温柔连忙上前,看看五人有没有受伤,张玄和齐兵两人,则是悠闲的坐在一旁,拿着一根树枝,在地上写写画画。

“草,他们怎么可能发现我们!”陈光恨恨的挥拳砸了一下身旁的树干,随后看到正悠闲坐在那的张玄,出声道,“我们当中,绝对有人给对方通风报信了!不然他们不可能在我们接近的时候就精准的发出攻击,而且我观察到,他们是故意让我们多前进了百米,就是想引我们入圈套。”

“哦?”齐兵看了眼陈光,“那你觉得,我们当中,谁会给对方通风报信?”

“还能有谁?”陈光一眼就锁定到了张玄身上,“在场,可就只有一个外人。”

韩温柔听到这话,不悦道:“你说的外人,可是我朋友。”

“韩队,不是我们质疑你。”名叫程沁的女队员开口,“而是你这个朋友,出来的时间太特殊了,你想,我们一遇袭,你就碰到他,他还要和我们一起去黄金城,我们刚刚制定的计划,他都听到了。”

“对啊韩队,这个地方,知人知面不知心,除了我们自己人,谁都不能相信,你怎么能确定,你的朋友还是你以前认识的那个样子呢?”

“不错,韩队,你可要当心啊,不然你说,我们怎么可能会被人提前发现,绝对有人通风报信。”

几名年轻队员,都冲韩温柔开口。

陈光盯着张玄,出声,“我认为,我们应该剔除……”

“行了,都闭嘴!”一直没出声的齐兵大喝一声,站起身来,盯着陈光五人,质问道,“你们是不是觉得,一定有人出卖你们?”

陈光五人在齐兵的目光下,有些不好意思抬头,但还是鉴定的开口,“一定是,不然他们怎么可能提前发现我们,我们自认为隐藏的很好。”

“呵呵。”齐兵冷笑一声,“你们自认为隐藏的很好?不看看你们选的是什么地方,就你们刚刚所选择的方向,我要是雇佣兵,现在坐在房间里搂着美女享乐,都能清楚的看到你们!”

“不可能!那里明明是人最少的地方,怎么可能被提前发现?”程沁不信。

“不可能?”齐兵冷眼看着程沁,“那你告诉我,所有的地方,都有重兵把守,为何偏偏你们去的那个地方,就没有人看着?”

程沁张了张嘴,想要出声,却说不出话来。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