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在深夜释放自己黄

孙岚后妈拉着孙岚,快步离开电梯口,朝一个包厢走去。

整个满贯酒吧的五楼,只有一个包厢当中坐人。

张玄记得,刚刚孙岚后妈嘴里说的沉老板,自己要找的那个包工头,也姓沉,莫非还是一人?

孙岚后妈拉着孙岚回到包厢中。

这包厢,最少有五十个平方,包厢内充斥着震耳的音乐,各色的灯光在包厢内闪烁着,桌面上放满了酒跟果盘,十几名花枝招展的姑娘正坐在包厢内。

一名身材富态的中年男人,就坐在包厢沙发的中央,左拥右抱。

“沉老板,再来喝一杯嘛。”

“人家敬你哦。”

两名年轻的姑娘依偎在中年男人的怀里,手拿酒杯,双眼不停的朝中年男人放电。

“去,给沉老板敬酒!”孙岚后妈在孙岚身后推搡了她一把。

孙岚踉跄两步,来到沉老板身前,捋了下发鬓,拿起酒杯,“沉老板,我敬你一杯。”

“哦?我还以为你是不想和我喝酒跑了呢。”沉老板嗤笑一声,目光在孙岚身上打量,充满了占有欲。

馋嘴闺蜜粉嫩秀迷人笑脸

别看包厢内这么多美女,可在身材上,孙岚是绝对出众的,有模特资质的她,那条长腿,绝对是吸引男人的致命武器,尤其是对沉老板这种中年男人来说,更是无法自拔。

“沉老板,你这说的哪里话啊。”孙岚后妈立马上来开口,冲沉老板示好道,“这丫头刚就是有点不舒服,出去吹了吹风,这不立马就回来陪你了么。”

孙岚后妈说完,又推搡了一下孙岚,让孙岚离沉老板更近了一些。

“哈哈。”沉老板大笑一声,“这么说来,这位孙美女,是想和我喝酒咯?那就别站那么远,喝酒,要坐的近点嘛!”

沉老板说完,一把拽住孙岚的手臂,将孙岚朝自己怀中拉来。

孙岚下意识就要反抗,可哪里有沉老板的力气大,直接被沉老板拉入怀中。

沉老板看着面前的女人,一双眼睛眯起,手不自觉的就朝孙岚身上抓去。

孙岚浑身颤抖,看着沉老板的手距离自己越来越近,她想要反抗,却根本不敢。

“嘭!”的一声,包厢门被人从外面踹开。

张玄的身影,出现在包厢门口。

张玄扫视着包厢内所有人,最后将目光锁定到了沉老板身上,张玄一眼就认出,这就是自己要找的人,沉浩强。

张玄在收到沉浩强所在位置的时候,同时也收到了他的照片。

张玄的突然出现,让沉浩强一愣,在他愣神之际,孙岚趁这个机会站了起来,远离沉浩强几步。

孙岚后妈眉头皱起,盯着张玄,“你来这干什么,这是你来的地方么?孙岚,把他给我撵出去!”

孙岚后妈,当场认为张玄是来找孙岚的。

孙岚看向张玄,开口道:“姐夫。”

张玄看都没看孙岚后妈一眼,冲孙岚点了点头,随后大步走到沉浩强身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坐在沙发上的沉浩强。

“小子,你他吗谁啊!”沉浩强一脸不爽的盯着张玄,“知道老子是谁么?”

张玄点了点头,“知道。”

“知道你他吗还……”沉浩强刚要开口大骂,就被张玄一把抓住头发,狠狠的朝面前的茶几上砸去。

随着沉浩强的脑袋被张玄砸到茶几上,一阵玻璃碎裂声响起,茶几彻底碎开。

包厢内的那些女人,谁也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一幕,齐齐发出了尖叫声。

张玄抓着沉浩强的头发,沉浩强那张脸上扎满了玻璃碴子,看着格外的恐怖。

“说,谁让你私自动那块地的?”张玄盯着沉浩强。

沉浩强一听这话,眼中顿时出现恐惧,“你……你是林氏的人!”

张玄根本就没跟沉浩强废话,随手拿起一个酒杯,猛地砸在沉浩强脑袋上,酒杯碎裂的同时,鲜血也顺着沉浩强的额头流了下来。

满头的鲜血,加上沉浩强那满脸的玻璃碴子,格外的吓人。

“说!”

刚刚还对张玄呵斥的孙岚后妈,被张玄这动作吓得不轻,她慢慢走到孙岚身边,拉了拉孙岚的衣袖,“你怎么会认识这样的人?涉黑的?这是你哪个姐的姐夫?你在外面认了个姐?”

“不是。”孙岚摇了摇头,“他是我舍友的姐夫,我们就跟着一起喊了?”

“你那舍友的姐姐是谁啊?”孙岚后妈忍不住问道。

“是林氏总裁林清菡。”孙岚答道。

“什么!”孙岚后妈身体一震,“你的意思是,这小子的老婆,是林氏的总裁?”

“是啊。”孙岚点头,“我刚就想说了,你要想认识林氏的人,姐夫就在这呢。”

孙岚后妈用力吞咽了口唾液,心中充满了后怕,自己刚刚那么呵斥林氏总裁的老公,对方要真跟自己算账,自己可怎么办啊。

沉浩强被张玄抓在手里,双腿不停地发抖,他这段时间,一直都在躲藏,林氏当时被人打砸的事情,他也都通过渠道了解了,眼见这事情都过去快一个月了,他才敢露头,可没想到自己才刚出来打算潇洒一下,就被林氏的人找上来了,这林氏,也太恐怖了吧。

张玄见沉浩强不说话,再次拿起一个玻璃杯,开口道:“给你个选择,要么说,要么把这个杯子吃下去,我的耐心有限,选吧!”

沉浩强下意识看了眼张玄手里的玻璃杯,根据张玄从进门到现在的动作,他丝毫不怀疑这个年轻人是个心慈手软之辈,想到这个玻璃杯被塞到自己嘴里的一幕,沉浩强便不由得打了个哆嗦,这玻璃杯真吃下去,那还能活吗?这事如果说出来,自己肯定会被人找上,但要不说,现在就得死,沉浩强当场做了选择。

沉浩强苦着一张脸,“是……是赵氏集团的人让我做的,他们说,只要我挖开那块地,就给我五百万,大哥,我只是个小人物,奉命行事啊。”

“赵氏!”张玄冷哼一声,他当时就有猜测,现在看来,果然这样,他问沉浩强,“你说赵氏就是赵氏?证据呢?”

“我有,我有。”沉浩强哆哆嗦嗦拿出手机。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