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欲天天天综合

张玄三人分别被不同的警员带着做笔录,那些杀手也都由警察去处理。

正在给张玄做笔录的不是别人,正是韩温柔。

“韩队,总共五名凶手,四人被断了手脚,还有一个死了,被人捏断了脖子,现场没有监控录像,不过根据调查,这五名凶手,部都有前科,其中两人是在逃犯。”一名警员来做着汇报。

“行,知道了。”韩温柔点了点头,她不用想,都知道被捏断脖子那个,肯定是张玄做的。

韩温柔是练家子,她很清楚,想要捏断一个人的脖子,得需要多大的力量,一般人根本无法做到。

韩温柔草草做了些笔录,目光就锁定在张玄的右臂上。

“怎么受伤的?”

“哎,一个不小心。”张玄叹了口气,“阴沟里翻船。”

“是么?”韩温柔嘴角挂起一抹嘲讽的笑容,“你就算阴沟翻船,也不会在这种小沟里翻掉,保护你老婆闹的吧?”

“嘿嘿。”张玄谄笑一声,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行了。”韩温柔脸色不悦的收起记录本,“你先带你老婆回去吧,有什么事警方会随时传唤你们,还有,下次再遇到这种事情,能不杀人,尽量不要杀人,事情闹大了,对谁都不好。”

“明白。”张玄连连点头。

街边靓女丽莎妹子俏丽迷人

“好了,收队!”韩温柔挥了挥手,扭着性感的腰肢,回到警车上。

银灰色的捷达缓慢的行驶在回家的路上。

“张玄,我怎么觉得,那个女警看你的眼神有点怪呢?”林清菡一脸狐疑的看着张玄。

“有吗?你感觉错了吧,哈哈哈。”张玄打着哈哈。

林清菡疑惑的看了张玄几秒,旋即甩了甩头,没有选择继续这个话题,“你要不要先去医院,这么深的伤口,很可能需要缝针。”

“没事。”张玄拜了拜手,“家里有急救箱呢,我自己包扎一下就行,缝针什么的太麻烦了。”

林清菡见张玄坚持,也就没有说话,这么大的人了,对于自己身上的伤,心里都有数的。

这次刺杀事件,很快就传到林建宇耳中,林建宇第一时间打电话过来,询问林清菡的安危。

到家后,林清菡换了身睡衣,来到客厅,看见张玄正一个人坐在那,用纱布缠绕着手臂,纱布的起头只能用嘴咬着。

“我来吧。”林清菡坐到张玄身边,主动接下纱布,替张玄包扎。

林清菡的动作很慢,可以看得出来,她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包扎的手法显得很笨拙。

张玄可以嗅到女人发间的清香,看着面前的人为自己包扎着伤口,感受着女人那双纤细的柔软,这一刻,张玄的眼中,再没有任何东西。

鲜血逐渐渗透纱布,让纱布上染上一圈猩红。

林清菡笨拙的缠上一圈纱布,柳眉紧皱,“奇怪,这血为什么止不住……呀!”

林清菡突然惊呼一声,她突然发现,自己的左手一直在挤压着张玄手臂的伤口,也是因为自己这个动作,才让张玄手臂伤口不停的流出鲜血,渗透纱布。

林清菡抬头,偷偷瞄了一眼张玄,她本以为,张玄会露出什么痛苦或者不满的表情,结果她看到的是,这个男人,正一脸微笑的看着自己,在他的眼神当中,只有清澈,没有任何不满的情绪。

这样的一幕,让林请菡那颗沉寂许久,才刚刚松动的心,开始跳跃起来。

他为了我,毫不犹豫的挡下那么一刀。

他曾经说,怎么对他都行,但对我有一点不敬,他就像一头发疯的狮子。

他会在深夜里接我回家。

他会特意为我准备那一场钢琴曲。

他会满足我任何无理的要求,用抹布擦净地板,为我洗脚。

他……

“疼么?”林请菡轻轻抚摸着张玄的手臂。

“不疼。”张玄摇头,柔声回答。

林请菡脸上不自觉的浮现一抹嫣红,仔仔细细的为张玄重新包扎伤口。

张玄也在享受这样的时光。

“好了,这两天你就好好休息吧,不要乱跑了,公司也就先别去了。”林清菡拿着纱布,在张玄的手臂上扎了个蝴蝶结,“你快回屋休息吧,今天,多亏了你。”

“多亏我什么?”张玄一脸奇怪。

林清菡目光中充斥着感激,“要不是你,那一刀,就砍在我身上了。”

“晕,你说这个啊。”张玄一捂额头,“不管怎么说,咱俩都领了结婚证,你就是我老婆,我保护你,那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么,这事还跟我说谢谢啊?”

“天经地义?”张玄话中的词,让林请菡愣了一下。

她在这商场中,见惯了尔虞我诈,在这林家,也经历了反目成仇。

天经地义,谁又有权力,做出这样的要求?

天经地义,谁又会对谁,做出这样的付出?

林请菡看着张玄脸上那真诚的笑容,这一瞬间,她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对这个男人,生出好感了。

一夜的时间,悄然而过。

第二天一早,林请菡起床,发现张玄正爬在地上,仔仔细细的擦拭着地板,自己的洗漱用品,也都准备好,整齐的摆放在卫生间中。

看着张玄手上那一圈白色纱布,林请菡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恶人。

林请菡喊着张玄那认真擦地的背影,开口道:“你以后别做这些了吧,我请个阿姨回来做就行了。”

“啊,你醒啦。”张玄转过身,对林清菡露出微笑,“不要请阿姨,我每天起的早,反正也没事干,不如打扫打扫卫生呢。”

“不累吗?”

“嘿,这打扫自己的家,有啥可累的。”张玄擦了把额头的汗水,继续爬过去擦地去了。

林清菡站在那里,沉默了许久,才走进卫生间。

以往,她洗漱的时候,都是很自然的拿起张玄为她准备好的洗漱用具,但今天,她感觉自己所有的动作都是那么的别扭。

“呼!”

林清菡长舒一口气,洗了把脸,她决定,从明天开始,也早起一个小时,陪张玄一起做些家务。

当林清菡出门的时候,发现张玄已经坐到了车里,正对自己挥着手,“林总,快走啦,我们是八点半打卡,你可以迟到,我不行啊。”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