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咪最新网站入口

  喵咪最新网站入口 “双,走……”华木脸上还留着白天和宋德凯那场打斗的痕迹,鼻梁上打着消毒棉。

   手臂用绷带挂在脖子上,大裤衩子下头的膝盖贴了一块狗皮膏药。

   陈双刚起身,宋德凯已经一脚踹了过去,这个世界没有那么多戏剧性的东西,是他的女人,那就是他的。

   就算陈双经历了不为人知的事情,那也无法改变她是宋夫人的事实。

   再加上宋德凯根本就懒得解释,解释也没用,这一脚,华木猛地躲开,可因为腿脚受过伤,一下子后仰在门口的楼梯口处。

   陈双一愣,抓过宋德凯的胳膊挤了出去,就那样坚定的把华木护在身后。

   宋德凯的眉心紧蹙,眼神露出了痛苦的神色,许久,许久以后他才背过面去。

   …………

   客厅,因为刚回来居住,所以没有开水,宋德凯坐在沙发上,华木站在一旁说道:

   “愿意公平竞争吗?”

   宋德凯摆摆手:“我的女人一辈子都是我的,没有竞争不竞争!”

   可笑,言情看多了吗?竞争?女人是他的女人,不是一样东西,不是一件物品,也不是一个筹码。

   粉色小碎花淑女恬静而美好

   “可是我们要结婚了!”

   华木心虚了,他以前所了解的宋德凯不过是个木头疙瘩,特别是在感情上。

   可是,他这句话说的让华木觉得自己是个卑鄙小人,这就是差距。

   “结啊!我和我太太一天没离婚,你们永远名不正言不顺!”

   说这话的时候,宋德凯表情平静,可心,早就流干了血。

   “我就是想跟你说这件事,感情的事情不能勉强,双现在爱的人是我,我劝你不要……”

   华木的话没说完,宋德凯嗤笑了一声:

   “不管勉强还是不勉强,你都没资格关心我们夫妻的事!”

   华木一怔,这个人木头到了一种常人无法理解的地步,他说话的口吻虽然平静,可是,潜台词似乎在说——勉强又怎样?他的女人,他绝对不会放开。

   “双她怀了我的孩子!”华木的心空落落的,他不知道走这条路到底是对的还是从一开始就错了。

   可是,他爱她,他能给陈双宋德凯不能给的爱……他可以放弃事业,他宋德凯愿意为了她放弃梦想吗?

   从认识陈双开始,她和宋德凯之间聚少离多,对于一个女人来说,这是多么可怕的事情。

   然而,华木绝对可以给她足够的安全感,时刻陪在她身边。

   至少不会让陈双多次陷入水生火热危在旦夕之间。

   这句话,华木不信宋德凯会不在乎,他的女人已经怀了自己的孩子,他不信他不在乎!

   “那又怎样?生下来一样姓宋,我还是养得起的!”

   华木怔怔的看着宋德凯许久,一个不善于表达感情不懂浪漫的硬汉,竟然连血脉都不在乎?

   他真想提醒他一下,他的女人跟他上过床呢,要不然孩子哪里来的?

   可华木没有说下去,他越说越心虚。

   他根本没有任何机会碰过陈双。

   “那就走着瞧!”华木说完转身离开。

   “你们在聊什么?”副驾驶位上的女人问道。

   华木脸色有些难看,打着了火,调转车头徐徐离开御景园,华木才不安的抓着陈双的手问道:

   “你爱我吗?”

   “爱吧!”

   陈双看了一眼男人,他对自己很细心,但是爱,她自己根本不确定,又或许不爱吧。

   华木听到这两个字“爱吧”,不由得勾起了一丝自嘲的微笑。

   他开始怀疑自己的所作所为是不是真的从一开始就错了,他看着女人的眸子,久久没有移开。

   他从自信坚定到犹豫怀疑,到现在,他甚至开始奢求了,奢求女人多陪他一段时间。

   “明天要检查了,回去早点休息,明天赶早去医院!”

   华木揉了一下女人的头,十分温柔又溺爱的眼神里却含着一丝晶莹。

   京北的二月大春,三月桃树枝上的骨朵都在准备着,温度从七八度,上升到了十二三度。

   几只不怕冷的桃花骨朵提前展开了自己那短暂的风姿。

   蜜蜂像是赶集似的也跑了出来,再过一周,桃花便能开满枝头,那时候,自然灼灼其华,一片祥和热闹了。

   陈双已经七个多月的身子了,检查出来的结果都是好的,特别是听到孩子的心跳,她幸福的像个孩子,期待着第一次和孩子见面的那一刻。

   可是,华木却越发的消沉,男人的胸襟可以如此之大,就像宋德凯,他竟然不在乎陈双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

   可他华木却做不到,为什么?

   是害怕孩子一落地,长得很像宋德凯吗?还是……

   都不是吧,华木自己就是私生子,他受够了那种被人踩在脚底下践踏的滋味。

   他可以不管女人的贞洁在还是不在,都不要紧,可是孩子……终究不是他的。

   这个谎言撒的很大,很大……大的华木不管是假设以前还是未来,都会有一种恐惧感。

   他竭力的想让自己能比得上宋德凯,可是,一想想那个孩子……

   华木转头离开了监察室,去了医院绿化区抽烟,不知道能不能送孤儿院?

   想到这里,华木目光中露出了一丝坚毅的精芒,可很快,这个想法就被自己打消了,双一定会不高兴的,会恨他。

   等陈双从检查室走出来的时候,刚要高兴的告诉华木,孩子很健康,抬头一看,华木根本不在门口的绿色椅子上等他。

   陈双嘴角的笑容一下子消失了。

   “哎……陈双,是陈双……那么巧!”

   刘南冲了上去,一开始和那老实男人结婚的时候,说是不生了,男人也没反对,可是,在一起日子久了,生不生可就不是女人说了算。

   男人对她疼爱有加,作为女人,自然而然会想到给他生个孩子,结果,就这么水到渠成的有了,月份和陈双差不多。

   陈双捏着检查单陌生的看了一眼刘南:“你是谁”

   刘南看到陈双大着肚子,刚笑着想问你几个月了呀,被这么一句冰冷的话给破的一头冰渣子。

   “我?”刘南诧异的指着自己的鼻子:“我是刘南啊,你是不是有病啊陈双!”

   说着,刘南推搡了一把陈双,她们从小一起长大,粗鲁的跟人打架的事儿都集体干过,这推一下已经很温柔了好吗!

   “啪!”陈双想都没想上去就一巴掌:

   “你有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