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黄不收费的小说软件

“完了!”

本来还稍微有点惊喜的苏晓,在手一都起来的时候,瞬间就有了不安的感觉。

众所周知,手抖=亏钱。

要是别的英雄,苏晓还真想不到死了之后还能怎么亏钱,这又不算助攻的。

可自己玩的英雄是塞恩啊,这就埋下了伏笔。

有几个英雄,死了之后还是有战斗力的。

最出名的当然是死歌了。

其次就是大嘴、塞恩。

死亡之后,庞大的身躯并没有倒下。

反而是化身成为战神,在人群中疯狂的拍着。

众所周知塞恩在死了之后,这个伤害能力,反而比他活着的时候还要顶一些。

之前为什么有一段时间流行了送死流塞恩。

扣人心弦 美得刺眼

死了之后,拆塔实在是太快了,那个攻速,我逮到了一个劲的平A就行。

现在的苏晓就是这么个情况,在人堆里拍个不停,甚至看起来都有点鬼畜了。

一巴掌又一巴掌的,虽然时间有限,尸体持续不了多久就会消失。

可是在有限的时间里,苏晓打出了不少伤害。

你要说成吨伤害的话,也不至于,一个塞恩的被动还成吨伤害呢,那是不太可能的。

你要说死歌这东西死了之后,来个大招,确实一下子在五个人身上炸开,会有成吨的伤害。

不过在比赛中,死歌真出来的话,也不会死之后再放大。

比赛中死歌的大招,可能在打团之前,我就给你放了,不是用来收割的,而是用来压低血量。

虽然苏晓的输出没那么夸张,问题对面血量也不多了啊。

一波激烈的团战打下来,还能有多少血量呢,不会有人一波团打下来,队友都死光了,自己还是满血的吧?

然后就发生了让苏晓想砸显示器的事情。

死之前拿下了两个人头的苏晓,在死了之后,直接开始了收割模式,这玩的像个C位。

二话不说的,人头全部都是苏晓的,甚至拍两下就一个人头到手了,场面也是异常的离谱。

“PentaKill!”

五杀响起,全场沸腾。

这次世界赛的第一个五杀,而且还是自己支持的队伍,自己支持的队员拿下的,自然激动万分。

比赛场馆内的气氛,达到了最高点。

全场都在喊“OhYes”,节奏还出奇的好,而且很多妹子在喊起来的时候,发现十分顺嘴是怎么回事。

这个时候,都不存在什么抢人头的事了,因为这波打完,比赛都结束了嘛。

正常情况下,塞恩这种英雄,拿太多人头的话,这个人头的分布,肯定是不怎么好的。

可现在跟比赛没啥关系了,塞恩都能拿五杀,牛逼就完事了呗。

队友们在这里牛逼喊了半天,丝毫不在意苏晓的感受。

当然了这不能怪他们,他们以为苏晓也挺高兴的呢。

不会真有人拿了五杀还不开心的吧?

苏晓实在是听不下去了,只能强行打断他们,“赶紧的,一波了,应该来得及。”

反正现在已经是难受的不行,但苏晓觉得长痛不如短痛,赶紧结束吧。

再打一波团,真的人都要裂开了。

队友们也都是懂的。

刚才还十分重要的水龙,瞬间变成了没人要的东西。

完全没那个打龙的必要了,沉默直接传送到了中路的高地,剩下的两个人也是抓紧过去。

CG这边打出了二换五,阵亡的是苏晓跟阿宝,死了两个没多大用的。

剩下的三个人,推塔肯定没什么问题。

对面最快复活的人,还有三十秒左右呢,而且他一个辅助,活了也是没什么用的,一个人完全阻止不了。

很快的,比赛结束了,CG战队成功拿下了自己的第一场胜利,也没让连败这种事发生。

作为今天的最后一场比赛,也算是完美的收官了,很多粉丝们现在心情都不错。

甚至还有点激动未褪呢,刚才的五杀看得人血脉喷张。

“让我们恭喜CG战队,成功拿下比赛胜利。”

两个解说,几乎是异口同声,全部在惊喜。

同时也意味着,他们快要下班了。

不过这种比赛,解说在看的时候,也是完全的投入进去了,多上一会儿班都无所谓的。

“精彩啊,最后一波团打的,实在是太精彩了。”

选手们已经互相握手,同时也鞠躬致谢下台了,解说这才开始复盘一下。

只听同曦这边说道:“确实没想到,最后一波团CG能打的这么好,因为一开始我们能看到,率先开团的苏晓,反而是出现了一个比较大的失误。”

“也不能说是失误吧,就是这个大招撞的不太好,没撞到人就不说了,还让自己成为了对面的靶子,不过好在他自己比较能扛,而且队友来的也快。”

王少少这边接过话说道:“最让人没想到的,死了之后的塞恩战斗力这么猛的吗,直接拿下了五杀,这也是本次世界赛的第一个五杀。”

世界赛上出现五杀的不少,但每一年的世界赛,你要是真仔细统计的话就知道了,其实也没几次。

主要第一天小组赛就看到了五杀,还是用塞恩这个英雄拿下的,这个可以说是绝无仅有了。

两个解说还在做复盘呢,苏晓这边回到了台下了。

休息室里氛围很好,苏晓一句话都没说。

他坐下来之后,打算计算一下这场比赛,到底亏了多少,刚才一直没想这件事。

首先八个人头,其中一个五杀是五百万。

一个一血是一百万。

剩下的两个普通人头加起来一百万。

加起来的话,那就是七百万了。

赢比赛的三百万,跟死了一次赚的三百万,正好抵消了。

这么一想的话,其实也还好了,不算是很亏。

多亏了死了一次,要不这场比赛得钱一千万了。

可是苏晓又想到了,要是自己最后不死的话,也不会拿到五杀啊。

拿个五杀,直接翻倍了,这么算下去的话,自己其实死了一次还是亏的。

想到了这里,苏晓不由得再次戴上了痛苦面具。

玛德,不死难受,死了也难受。

而此时休息室里的七酱忍不住了,问道:“晓哥,为啥赢了比赛,你看起来一点都不高兴的样子?”

——————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