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吧app

钥匙……

张玄盯着手中的书籍。

能让氏族发狂的东西,难怪,祝氏会突然出手灭掉祝家,想必,就是为了这本书吧。

张玄看向祝灵,出声道:“你爷爷他现在,还活着么?”

祝灵的大眼睛中顿时布满雾水,摇了摇头,声音都微弱许多,“我不知道,我跑的时候,听见他们一直问我爷爷东西在哪。”

张玄伸手敲了敲桌面,思索道:“如果这么说来的话,祝老头不一定会出事,先去都海再说吧,你把关于你知道的,有关祝氏的东西,都说给我听。”

祝灵用力点了点头。

“那就走吧,时间不能拖太久了。”张玄起身,朝屋外走去。

祝灵跟在张玄身后,两人出了酒店,打了辆车,直奔机场。

车刚开上绕城高速,张玄看了眼外后视镜,开口道:“师傅,麻烦先去趟城南工业园区吧。”

开车的司机没有出声,直接在绕城高速上绕了一大圈,驶到工业园区。

城南工业园区,已经废旧。

白嫩清纯美女性感香肩明艳动人写真

张玄在这里,灭过刺玫的人,灭过赵家的人。

张玄带着祝灵下车。

“张玄哥,我们怎么突然来这里啊?”

张玄没有回答祝灵,目光看向四周,随后开口道:“出来吧,怎么也是氏族的人,偷偷摸摸的,可没什么意思。”

“呵呵,不愧是陆先生的传人,这份敏锐,可是远超常人啊。”一道笑声响起,一名身穿普通休闲装的中年男人,正踏在虚空中。

“光明岛,名气很大呢。”又一道娇笑声响起,一名中年女人,穿着一条黑色长裙,也踏在空中。

这两人,一左一右,将张玄夹在中间。

“张玄哥,他们!他们是祝氏的人!”祝灵在看到两人的瞬间,就认出两人的身份。

不用祝灵说,张玄也能猜到这两人的来头。

这个世界,御气高手没那么多,更别提一下就出现两名化形高手了,不是氏族排行第九的祝氏,又能有谁?

那黑裙女人看着祝灵,掩嘴轻笑,“小丫头,你还真是让我们好找呢,看样子,那件宝贝,真的可以隐藏气息,让一个普通武者,都能逃脱我们两人的视线。”

张玄从衣服内兜里拿出祝灵给他的那本蓝皮书,在手中扬了扬,笑着问道:“你们两人,说的是这个么?”

“张玄对吧,陆先生的弟子,号称拥有十万地狱行者的地狱君王。”中年男人虚空踏步,就如同在走台阶一般,慢慢走到地面上,“我们祝氏,不想与陆先生的传人为敌,还希望你不要跟我们作对,毕竟,你只是陆先生的传人,并非陆先生。”

“呦。”张玄嘴角一扬,“听这话,陆老头在你们氏族,还颇有威望啊。”

中年男人盯着张玄,“张玄,你要清楚,之前在祝家,并非是你看在陆先生的面子上,放过我们祝氏的人,而是我们祝氏,看在陆先生的面子上,饶了你一次,同时也饶了祝家一次,今天,是祝家自寻死路,与你无关,你可千万不要自误,稳坐你世俗势力的霸主之位就好,那东西,不是你能拥有的!”

“是么?”张玄将手中的蓝皮书重新收了起来,“你们是给陆老头面子,还是忌惮陆老头啊?或者说,你们是怕,陆老头留给我些什么后手?而这个后手,是能将你们氏族,彻底摧毁的?”

中年男人笑笑,“忌惮倒不至于,我还是那句话,你只是陆先生的传人,并非陆先生本人,你是世俗势力的霸主,可放在氏族当中,什么都不是,随便一名御气境,都可以将你斩杀,当然,你可能还不明白御气到底是什么意思。”

张玄低下脑袋,沉默数秒,突然发出一阵低沉的笑声,张玄的笑声越来越大,随着他声音的增加,他整个人的身体,也在颤抖起来。

“你笑什么!”中年男人呵斥一声。

“不是陆老头本人,就他吗不能对你们氏族动手了么?啊!”张玄猛然抬头,大吼一声,在张玄的目光当中,充满了杀意,“你们灭了祝家,现在过来,跟我讲是祝家自寻死路!从我手里要东西,口口声声告诉我不要自误,你们氏族了不起么?氏族就不可以杀么?啊!”

“张玄,我劝你……”中年男人刚要开口,就见张玄整个人瞬间暴起,朝自己冲来。

张玄扬起拳头,一只气形猛虎,从张玄身后直接扑出,张开血盆大口,朝中年男人撕咬而去。

中年男人神色猛然一变,“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拥有气!”

“御气,很了不起么!”张玄再次打出一拳,一只足有半人大小的气形螳螂,挥舞着锋利的镰刀,斩向中年男人腰际。

“这不可能!你怎么可能已经能够化形!”中年男人眼中带着惊骇,他在身前化出一层气墙,却被猛虎一掌撕裂。

那名黑裙女人关键时候冲了过来,抵挡住张玄打出的猛虎,中年男人也趁机松了口气,以一股强大的气将张玄打出的那只螳螂拍散。

做完这一切后,两人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凝重,张玄所表现出来的实力,完完出乎了他们两人的意料,他俩本以为,张玄只是一个普通武者,却没想到,竟是化形高手,而且看那猛虎和螳螂的凝实程度,实力比自己要高出不少。

“你们氏族,高高在上,将普通人视为蝼蚁,你们氏族,自认高人一等,趾高气扬,却没有意识到,你们只是苟且偷生,你们是氏族,那又如何!若真还强大,何必隐世不出!”

张玄双拳齐出,狠狠轰向两人面门。

一男一女同时伸手抵挡,却被张玄双拳齐齐轰飞出去。

张玄抬头看向两人,他的目光当中,一片猩红,张玄自己都没注意到,从他拳尖散发出来的气上面,蕴藏了一抹淡淡的红色。

“无能之辈!何来傲气!”

张玄脚一踏地,地面龟裂,他纵身而起,如大鹏之鸟,向两人抓去。

Tagged